对岸是谁的风景(散文诗二章)

发布时间:16年03月28日 信息来源:交通局 编辑:交通局办公室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丁梅华

远行

阳光挂满枝头的时候,远方的思念如同拔节的嫩绿,总把情感的绳索拉得很长很长。我聆听到岁月的号角,吹起飘逸在村庄曾经的往事,让透明的水域变得波光粼粼。

从子夜的站台出发,沿途的呓语被月光无声地剔透,唯有远方传来的几声犬吠,打乱了我贫血的的思绪,故乡在跋涉的脚步中渐行渐远,我不敢回首,生怕我的泪滴打湿你甜甜的梦。

被时间标榜的距离,依旧在乡音缭绕中隐隐刺痛我的心灵,而我的眼神无法与其对峙,我感觉每一根血脉都在一次次呐喊中澎湃,我感觉我的每一缕呼吸都连着守望的家园。

当刺耳的汽笛声,让我背负的渴望中惊醒时,我才发现原本的行囊,除了母亲为我装的土特产,更多的是一种温情,更重的是一种感恩。

没有什么可以阻拦我的惦记,在春暖还开的季节,在乍暖还寒的旅途,我选择一种飞翔,我选择一种流浪,因为在我心里,始终珍藏的的爱恋,是父亲蹒跚的背影。

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去怀想,在一路颠簸的里程,在一路疲惫的里程,我选择一种绽放,我选择一种姿势,因为在我的心里,始终珍藏的话语,是对父母的虔诚祝福。

置身于阳光的深处,是谁用最初的表白,触及我小心呵护的思想?又是谁用深刻的禅意,滋润我单调而苍白的日子。

置身于守望的爱情,是谁用最初的矜持,点燃我小心呵护的防线?又是谁用深刻的文字,托起我明媚而诗意的日子。


u=2798959534,3765330805&fm=21&gp=0



河岸的风景

河的对岸是谁的风景?梦的港湾是谁的独白?没有人告诉我,在这抑扬顿挫的豪情中,有谁可以为了风景中的独白,而将自己点燃。

远方的远方是谁的风景?故乡的故乡是谁的独白?没有人告诉我,在这春意盎然的色彩中,有谁可以为了远方的故乡,而将自己融入。

伫立于生命的驿站,一束带露的玫瑰,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异常的绚丽,我想起被我捧读的诗句,字里行间洋溢的始终是亘古不变的温柔。

伫立于广袤的田野,一粒种子的萌动,在雨露的浇灌下,显得格外的挺拔,我想起被我吟唱的歌谣,弦外之音洋溢的始终是潺潺流淌的舞蹈。

手捧一抔黄土,再次感受故乡的粘稠,再次感受故乡的走向,于是,总有一种清冽的甘泉,漫溢于我干裂的嘴唇,总有一种细细的呐喊,浸透我渴望。

双膝缓缓跪地,再次感受祖先的血性,再次感受村庄的淳朴,于是,总有一种远去的渔歌,荡漾在我飞旋的浪花间,总有一种缠绵的牵挂,浸透我的翱翔。

风中的鼓点响过多时,为何总无法抹去注满农事的艰辛,无法抹去父亲蹲在低头抽着旱烟的姿势和望着庄稼歉收时的那声叹息。

雨中的节奏响过多时,为何总无法抹去注满农事的谚语,无法抹去父亲在弯腰锄禾传来的阵阵咳嗽和望着庄稼茂盛时的那份喜悦。

土地是父亲一生耕耘的诗笺,庄稼是父亲一生撰写的诗句,喂养着父亲如复一日年复一年坚忍不拔的追求,也喂养着我们这样一群父亲的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