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说兵团之“团”

发布时间:16年10月26日 信息来源:交通局 编辑:交通局办公室
【字体: 打印本页
作者:李秀萍

“团”,这个字很有意思,不管如何演变,外面的框始终存在,这也符合老祖先造这个字的本意:转动着将框里千头万绪的纱线绕成线球。故《说文》中说,“团,圆也。”古人善于用“团”字寄托对事物美好的情愫,“寒食枣团店,春低杨柳枝。”“裁为合欢扇,团团似明月。”就是例证。

“团”字与人世间关系最密切的恐怕是它的动词属性,即向心、凝聚,表达会合在一起之意,于是就延伸出团结、团圆、团聚等词汇。

“团”,与兵团关系最紧密,兵团兵团嘛,第一是“兵”,第二是“团”。你看兵团、团场、团长、团部……都是我们耳熟能详的词汇。外地曾有人闹出笑话,认为兵团最高领导职务是团长;还有人根据兵团有团、营、连的建制,说兵团是部队。这些都从一个侧面说明兵团具有“兵”的属性,也就是兵团存在的意义所在。

既然“团”有聚集之意,那么让我们打开记忆的大门,回想当年王震将军率10万官兵跨过祁连山、穿过河西走廊、走出玉门关、扎根在新疆的雄壮场景;回想当年八千湘女告别亲人、聚集天山脚下的巾帼气概;回想近10万上海支青远离繁华、现代的大城市集合在兵团绿洲的豪情壮志。这些来自五湖四海的人团聚在兵团的旌旗下,奋战在戈壁沙滩和边境一线,建设大美绿洲。他们在兵团这片热土上相恋相知结婚生子,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

“团”是兵团实现屯垦戍边历史使命的基础。兵团的“团”与正规部队的“团”不一样,没有进入国防部队序列,但是你能说兵团人不是“兵”吗?兵团有175个团场,大多数建立在“两圈一线”,即环两大沙漠和边境一线。这些地方俗称“三到头”:水到头、路到头、电到头;这些地方土壤贫瘠、草木不生。以前,我在采访中很不理解,多次问过部分团长:“这些地方生存都难何谈发展,为啥不撤离?”团长说:“不能撤,我们要守好这片土地,这是兵团职责所在。”这些团一守就是60多年。他们硬是把荒漠沙滩、戈壁碱滩、了无人迹的山梁变成了阡陌纵横、绿意盎然、工农业蓬勃发展的“世外桃源”。你能说,他们不具备“兵”的素质和内涵吗?

近年来,以人口聚集、产业聚集、增强屯垦戍边能力为目标的城镇化建设无疑给“团”字增添了新的内涵。一座座城镇就是一个个坚不可摧的戍边堡垒,一个个欣欣向荣、提升职工群众幸福指数的新天地。在全疆采访时,我时常发现哪里楼房最多、颜色最鲜亮,哪里可能就是兵团的团场。的确,城镇化提升了兵团屯垦戍边的凝聚力,也丰富了军垦人对未来生活憧憬的内容。目前,兵团已经有自己管理的城市8座,建制镇6个,城镇化水平已达64%